• <em id="21goh"><menu id="21goh"></menu></em>
      <div id="21goh"><ol id="21goh"></ol></div>

        1. <em id="21goh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1. 信箋情結

                  信箋情結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7-09-14 青年文摘

                     方     桂     紅

                      差不多已成習慣,喜歡在每天傍晚回家時,打開樓道口的私人信箱,明明知道里面沒有我所期待的東西,有的只是自己訂閱的刊物,以及偶爾的樣報(刊)和稿費單,可我還是樂此不疲,從不愿間斷。     就如翻閱那些以往的信件,每每將它端出來細讀,總會油然生出欣悅,百讀不厭。那都是二十年前的物品,紙張雖已發黃,不規則紙片上的油漬也早已散發不出當初刺鼻的氣味,可捧在手里,看到那熟悉的字跡,好友們往日寫信時的模樣,仿佛就近在眼前:他們或坐車間一角,在隨手撕下的“車間工作日記”紙上寫龍飛鳳舞字體的調皮;或坐在深秋的窗前,鋪開信箋,緊皺眉頭的惆悵……那個時候,大家寫畢業后的工作和戀愛,寫車間里的嘈雜和同事的嬉鬧,寫周末的無聊,寫對大學生活的懷念,也寫124信箱。     124信箱,那是我們共同的信箱,也是大家每天有所期待的窗口。信箱鑰匙存放在班級一位女生手里,當時她正與高中相戀的男友抒寫著“每日一封”的浪漫。每天傍晚,是她最幸福的時光,也是大家最為羨慕她的時光。誰也不知信里寫著什么,大家只能從她讀信的表情中,去品味一份綿綿且浪漫的愛情。當然,大家更期盼的,是她能從信箱里帶回更多屬于大家的信件。“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”,大學生活是無聊的,也是浪漫的,124信箱,正傳遞著這份浪漫,填充著某種空虛。     畢竟是從單位再走進校園,年長他們的我,潛意識地自然少了那份浪漫,我最期盼的是家書,是媽媽的信。盡管識字不多的媽媽,回信總由他人代筆,但薄薄的一張紙依然讓我興奮,讓我安心,讓我能從中得知她的頭暈是否好些,腿部關節炎是否犯了。許多時候,很長很長時間沒有消息,我的心就會發慌,會忐忑,會滋生出無數的猜測,而這樣的猜測又會在隨后的等待中,被自己編織出的無數理由給安慰,使得緊張的心趨于平靜。     畢業離校時,大家都留有通訊地址,我卻沒料到,在我回單位的第三天,就收到同窗來信。那封坐在回家火車上寫的信,帶給了我意外的驚喜。又過一個星期,又收到電報:怎么沒消息?當時正執行信封標準化,因信封不合標準,致使我寄出的信退回而延誤。面對在當時通訊最為快捷的那份電報,我竊竊地心喜,直到那一刻,我才明白:被人惦記著,竟是如此美好。     喜歡這種有著等待和遐想空間的感覺。很多年后,在郵件、QQ、手機信息全面普及的日子里,我嘗試著再用信封將自己的惦記封存,投遞遠方。那些日子,我的時間變得充裕起來,寫信,讀信,等待,遙想,手捧每封回信,猶如信癡,我一遍一遍地讀,差不多能記住紙上的每一個字,卻還是愿意再讀,嚼之又嚼,幾乎想把藏在每個字“背后”味嚼出來才好。     可是,在女兒即將出發的那天,我說:到校后,弄清通訊地址,到時我們寫信吧。不料卻收到一句:現在大概沒人寫信了,電話和信息來得更快,不用等。看我沒接腔,她補了一句:要不,我們在郵箱里寫吧。     還能和她說“等”的快樂嗎?且不說他們這一代已經不能體味,即便我自己,在這通訊便捷時代,也已無法體察曾經的期待和欣喜了。     再次面對這些已有二十年歷史的信件,我又想起那天無意中刪除的信息,那是一條儲存在手機里已五年的信息,卻被我無意地手指輕輕一按而消失,相比之下,我心里萌生的已不僅只是遺憾,更多的是懷念和向往。然而,信件時代畢竟已在漸行漸遠———或許美好的東西都是這樣吧,就如當年那個天天等信的女孩,如今已與“每日一封”的初戀男友成為路人一樣,該遠去的,由不得人不舍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大學網

  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      青年文摘
                  11选5宁夏山东群英会